藏书阁 > 玄幻小说 > 狂战星辰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续四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续四

键盘的灰推荐阅读:网游之无商不尖全职大反派雪地杀机毕业前杀人游戏一桶江糊番外侦探俱乐部惊魂之旅迷影喧嚣番外(下)一切从相遇开始Ⅲ都市祭灵师番外(下)

    “以毒攻毒,快走吧,再晚一点的话,那些雷家的人来了,可就走不了。”苏云微微一笑,他轻轻推了推苏止柔的后背,将她推出人群时,面前的苏止柔却停住了脚步。

    正当他感到疑惑时,苏止柔却突然的转过身,一脚踩了下去,苏云一下吃痛,他抱起小脚擦拭灰尘,耳边却传来一阵轻铃般的笑声,“哼,回苏家后,到食堂来,自己拿药水喝。”

    “这丫头。”苏云无奈一笑。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云每日都喝着苏止柔给他煮的药水,每一滴入口时都带着浓浓的苦药,没有糖,更没有其他的口味能够中和,如果不是苏止柔亲自看着他喝下去,恐怕他早就一个人找个地方把这药水给倒了。

    不过,看着这一双满是关切的眸光,他还是强行喝了下去,苏止柔这才满意的简单收拾,药入腹部,却有一股暖暖的气流绕着周天运行。

    整个人的身体也随之舒服了许多,虽然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苏止柔,自己的身体早已好了。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便是九大家族进入通天秘境的日子,这一刻,许多的苏家弟子却是暗淡了下来,每一个人的神色中却是充满了惋惜,因为这一次的通天秘境因为苏云的强大,也只进去一个人。

    这不比前两次,那可是十几个人一起进!

    对于他们的埋怨,苏痕似乎也不理会,这次的通天秘境,真实原因也只有他知道,其中的危险程度远远不是这些未经过生死的苏家弟子就可以理解的。

    大长老凝望着天空处淡淡的源力波动,他走到苏痕的身前道:“家主。”

    苏痕点了点头,他轻轻的挥了挥手,在他身后的三个长老坐在了椅子上,他转过身,对着刚刚来到这里的林家家主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了,林家主,近年来听说你身体有些不适,现在可好多了?”

    面色有些苍白的林家主拱了拱手道:“多谢苏家主的关心,林某人的身躯无碍,这一次的通天秘境意义非凡,想必苏家主也明白,所以我林家已经派了二十个弟子,不知苏家主这一次派了多少个?”

    “一个。”渐渐单单的一句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时,林家主却是震惊的有些合不拢嘴,不过短暂的惊讶后,他虽奇怪,可也算客气,“有胆魄。”

    说罢,转身就坐在了三张老的身旁,继他之后,又有几个家主走了过来,几个人围在一起,也只是寒暄了几句,大都打探各自的实力,可当他们得知这一次苏家只派遣一个人时,那惊讶的神色丝毫不比林家主。

    不过,当雷家主来时,他一眼就看中了坐在几个家主中央的苏痕,大步走了过去,怒声道:“苏痕,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将我儿雷霆给赶了回来?”

    苏痕明显一愣,显得有些懵,他压根不知道自己何时将雷家主儿子给赶走,更何况,近些天他一直都呆在苏家,从来都没有出去过。

    “雷家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这些天从来都没有出过苏家,你可不要冤枉错人了!”苏痕沉声道。

    “哼!我雷某人岂会看错,想不到九大家族之首的苏家竟然会如此推卸责任,我真是看错你了!”雷家主怒哼一声,要不是周围有其他家主在,他早就一把拎住苏痕的领口。

    大长老看到这情况,他立马就不干了,起身大吼:“姓雷的小子,你说什么!你就不怕爷爷我一掌打死你吗?”

    “好啊,好啊!你来啊,我就看看你这把老骨头还能够撑多久?”雷家主皱眉道。

    苏痕轻轻拍了拍大长老的肩膀,也不理会雷家主,回身便是坐在了椅子上,他不屑于跟雷家闹腾,今天的舞台不是他们几个家主的,而是集中在了那些正准备进入通天秘境的几个小家伙们身上。

    “想不到这一次的苏家竟然会只派遣一个弟子,这还真的是让我有些意外啊。”牧家主有些惊讶道。

    “哈哈哈,一个弟子,能够成什么气候,我们黑家可是为了这一次做足了准备,不知道准备了多久,足足二十个人的精英,小心到时候你那弟子的性命不保哦。”黑家主大笑道。

    苏痕却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几位家主所说的话,苏痕心里明白,不过正所谓凡是都要看最后,我相信,我这弟子是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九大弟子无一不沸腾起来,这一次是通天秘境,是十年一度的他们内心中最想进入的历练中之地,脱胎换骨,一跃之间超越平辈的力量,谁都想得到,谁都想将其融入自己的丹田之中,他们的实力大都停留在二阶修者的阶段。

    眼中散发出的炽热光芒,集中在这一百多个被选中的家族弟子身上,他们也想要参加,也想和这些家族弟子一样,代表自己的家族,进入通天秘境。

    不过,现实还是将他们打回原型,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其他家族的弟子进入这让他们足够羡慕已久的历练之地,即便这样,他们也毫无怨言。

    因为,他们知道,被选中的家族弟子实力不凡,一个个都是家族的精英。

    除了苏云外,其余八大家族的弟子都是二十个人为一组,站在所对应的家族前昂然挺胸,双眸之中难以掩饰那内心深处的骄傲,嘴角处微微掀起的一道笑容却如同手持上古神器一般,对周围这些未被选中的家族弟子却有些轻蔑。

    就算这样,面对即将到来的考验,他们的内心还是充满着激动。

    林茗按捺不住激动的神情,他拉着身旁的一个少年道:“林风,你知道吗?我们,我们马上就要进入这通天秘境了,我们的实力,我们的修为都会涨进很多!”

    被叫林风的少年却是足足的白了他一眼,“你淡定点吧,你看看其他家族的弟子有没有一个人跟你一样的,好好的安分下来,等待进入。”

    林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嘿嘿一笑着点了点头,小小的手指拉着林风时,他的双眸忽然凝住了,在距离他不远处的苏家地盘上,一个少年正挺直着腰板凝望着眼前的那一块巨大的石碑,神情之中却没有丝毫的眨眼。

    就冲着这一点,他反而有些奇怪,别的家族都是二十个人一组,唯独只有苏家,却只有一个人,还是一个身板看上去如此柔弱之人!

    “林风,你看那边,看那边!”林茗拉了拉林风的衣角道。

    林风一愣,他有些无奈的顺着林茗的手指看向苏家地盘,只是这一看,他也疑惑了起来,堂堂苏家,九大家族之首,怎么可能会只派一个人?

    难道说他们对这次的通天秘境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真是奇怪,苏家的人怎么可能只派一个这么弱的人,难道说苏家的弟子都是胆小之辈吗?连这一次的通天秘境都不敢参加!”林风奇怪道。

    “说不定,说不定是苏家没有人呢?说不定就是苏家的人见到我们林家怕了,为了减免伤亡,这才只派了一个人。”林茗略微激动道。

    林风立即摇了摇头道:“不,不可能,总之一点,咱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这个人虽然比较瘦弱,可是看上去也绝对不简单。”

    林茗却是不服,就算再怎么样苏家也只有一个人罢了,又怎么能够他们相比,更何况,这一次的通天秘境,他们林家,可是有着足足二十个精英,每一个人都是快要踏入三阶的修者。

    似乎是感受到了异样的目光,苏云微微的转过头,在他的视线之中,一个少年正向着他竖了竖中指,样子看上去很是不屑。

    不过,他却不予理会,这少年无论怎么挑衅他,对他来说也如同过眼云烟一般,不足为奇,要说比他猛的,几天前的雷霆就要远远的超过他。

    转过身,在他的前方,一座不大的石头之上,淡淡的光泽自空气之中缓缓浮动,紧接着,一道奇特的能量从其中蔓延而开,在座位上的九大家主纷纷站了起来,这一刻,他们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这一次,已经是他们这一生当中的第二次,想当初他们进去的时候,里面的艰险,里面的磨难,简直就不是一个正常人所能够经历的,换句话说,一入此门恨死海,在家族之中,简直就像是人间天堂一般。

    “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开启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把我家族的排名给弄到前面去嘿嘿嘿。”黑家主暗自笑着。

    苏痕皱起眉头,他似乎从这波动之中感觉到了不对,“不对,你们先别高兴的太早,这里面,这道波动之中有异常!这股力量要比之前还要强大了不少。”

    “你你说什么!”林家主咳嗽了几声,他一把握住苏痕的双手道:“苏家主,话可不能乱说,你这话难道是真的吗?这东西,它的实力真的增强了?”

    苏痕面色凝重,“没错,我感知的到,这股力量至少要比我们那一次还要强劲几倍,看样子,我留下的一道刀疤反而起了作用。”

    雷家主一下推开几个家主,靠着蛮力走到了苏痕的面前,沉声道:“上一次的那笔账我可以和你一笔勾销,可是这一次,你必须要实话实说,它真的变强大了吗?”

    苏痕深深的点了点头,他也不再说话,而是看着苏家地盘处正微微闭目的苏云,一个二阶修者面对这东西时,基本都是死路一条,苏云的实力是这一辈苏家弟子中最强的,如果连他都出了问题,那放眼苏家,又有几个人能够撑到最后?

    “但愿你能够活着回来。”苏痕淡淡的道。

    站在离这石台最近的苏云,微微凝了凝眉头,从这股力量之中,他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源力波动,这一股波动似乎不像来源于人类,反响像是来自于猛兽的体内。

    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这股源力比他至今为止所遇到的都要强了几倍。

    当这道光泽暗淡几分后,林家二十个家族弟子赶紧跑上去,一个个身影没入波动之中,紧接着牧家弟子,黑家弟子,以及那雷家弟子也走入了波动之中,全场之内,也只剩下苏家弟子苏云没有进入。

    这一幕反而让九大家族的弟子感觉到奇怪,按理说,通天秘境的开始,意味着脱胎换骨的时间也已来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力量时机。

    若是不把握住,绝对对不起这十二年来家族对自己的栽培!

    众人不解,苏家弟子更是不解,离这通天秘境的开启也已经过去了半分钟,其余被选中的家族弟子也已经进入了,可唯独只剩下苏云却是迟迟都没有动作。

    他看着这缓缓浮动的光泽,最终深吸了一口气,走上了石台,双手触摸在这光泽时,一股强劲的吸力将他给吸了进去。

    几大家主却都有些纳闷,如果只要一个人进入这通天秘境时,反而会起到一个反作用,不仅不能相互感应,到最后说不定还会赔上自己的性命,这是众人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谁都不知道苏痕的脑子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是一个神秘的空间,是中州国一片独立的位面,也是上古时期,一位真神所开辟而出,为了后人所历练而留下的准备,数万年来,不断有神秘的势力冲进这位面,到如今,也只剩下九大家族依然坚持着。

    茂密的树林纵横千里,潮湿的空气中隐隐有着一点点源力波动的弥漫,一棵巨树旁,空气之中奇异的源力波动下,一个少年走了出来,他深吸了一口空气,有些奇怪的看着这四周,转过身时,先前的一个通道已然关闭。

    他回不去了!

    “这里就是通天秘境?”一手撑在树腰上,苏云有些奇怪道。

    周围巨树成林,一棵棵巨大的树木中,灌木四处,尤其是藤蔓遍地缠绕,鲜有阳光能够照射进来,脚下潮湿的泥土却是青苔遍布。

    泥地之中,似有一个小小蠕动的东西正慢慢爬动着。

    这一点异样他很快就察觉到,蹲下身,手指在地上轻轻一划,放在鼻前闻了一闻,忽然一愣,整个人迅速后退,还没走出几步,一个尖锐的触角破土而出,紧接着身形阶段的一只蜈蚣咆哮出尖利的声响。

    “这,这是什么!”苏云惊呼一声,他见过猛兽,就算自己面对的只有一只变异巨狼,可家族内二代弟子拖回野兽尸体时,他也是见过不少。

    可眼前竟然不是猛兽,而是一只放大版的变异蜈蚣。

    通红的节肢身躯下许多的小脚慢慢爬动,在嗅到人类气味时,那前脚抬起,一根鲜红的触角正朝着苏云的方向摸去。

    无论怎么样,这一只变异蜈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双目一凝,从怀中取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这把匕首不仅仅把变异巨狼给解决了,就连那五阶的黑衣人也是惨死匕下。

    虽然他不知道那两个黑衣人是怎么死的,可是直接告诉他,那两根通红的触角沾到即死!

    唯独匕首,唯独手中之物是唯一能够靠近它的东西。

    也不等待,也不迟钝,在这通天秘境之中,靠的也只有自己,更何况在他的周围都是树林遍布,一点点能够出去的缝隙都没有,简如死角一般。

    “拼,拼了!”苏云大吼一声,他身形一动,手中的匕首凝聚起源力朝着那两根触手一斩而下。

    白色光芒在手掌下忽然凝聚,锋利的匕首倒转之时,一道光芒下,那细长的触手瞬间斩断,似乎是感觉到了疼痛,巨型蜈蚣扭动身子,直接破土钻入,整个时间就连两秒都没有达到,单单一瞬之事却如同经历了生死亡路。

    苏云收起匕首,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想到在这通天秘境中的猛兽竟然要比深山之中还要凶猛许多,要知道,就在刚刚他还差点丢了自己的性命。

    有了第一次就没有第二次,他的一颗心也警惕了起来,

    “真没想到这里的猛兽竟然如此强大,刚刚要不是…”他咬紧牙关,双手握紧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都过去了,得赶紧想想怎么出去才是。”

    就在他准备找寻出路时,一个声音却是从他左侧方的藤蔓处传了过来,一向警惕的他立马回过神,双目微微凝重,小心的靠了过去。

    一把尖锐的利剑砍断藤蔓,紧接着,这一把利剑后,无形的源力波动缓缓流淌,几个身着黑衣的少年拉着藤蔓走了进来,那一张张稚嫩的面庞上充满着疑惑,可当他们看到苏云时,却是禁不住内心的笑意,嘿嘿一笑着。

    苏云淡淡的望着他们,这种眼神,从小就在苏家出生的他自然已经不放在心上,即便他们裸的嘲笑,他更是当成空气。

    “哎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苏家的废物啊,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看样子,上天是想让我们好好的教育教育你呀。”一个少年嘿嘿一笑着,手中的利剑轻轻划动,一条细长的裂缝自地层显现。

    苏云微微挑了挑眉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激怒我?”

    “激怒你?”另一个黑衣少年满脸不屑的走上前,一把推了苏云几下,“你说我们挑衅激怒你?有吗?我们这么温柔的人怎么会激怒你呢?”

    “嘿嘿,就是就是,苏云啊,要不你跪下来,喊我们一声爷爷听吧,这样说不定我们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会把你给带出去呢?”原先的少年讥笑道。

    苏云不说话,他冷冷的看着将他围成一个圈的少年们,森冷的眸光如同九天冰寒地狱一般让人看的后背不由的发麻,尤其是在盯着那一双眸子时,几个少年的心中隐隐不安。

    虽然在以前就有长辈对他们说过,最为冷淡的人往往就是最恐怖的,是最不能惹的,可苏云就不一样,他在苏家的名声之臭,整个八云市都知道。

    惹谁都可以,但苏云却是废物中的极品,就算是在这里将他宰杀,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

    只是让他们感觉到疑惑的是,苏家竟然只派一个弟子,还是众人都知道的废物,难不成苏家已经堕落了吗?这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是一个好消息。

    “我有一个问题,苏云,要是你能够说出来了,说不定我们哥几个会给你一个痛快的,这样的话你死的也舒服一点。”一个少年淡淡的道。

    苏云没有说话,他的目光一直看着周围的少年们。

    许久之后,终于有一个少年他站不住了,问了一遍,可这苏云竟然连一句话都不说,这不是挑衅是什么!这简直就是把他们黑家的人不放在眼里。

    “苏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说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一个少年皱了皱眉道。

    苏云淡淡一笑,虽然这些少年们都是二阶修者,可这并不代表他怕!

    “不客气,小心你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苏云冷冷的道。

    “岂有此理,这家伙真不识时务!”

    “咱还跟他们废话什么!干掉他们,统统的把他给弄死!”

    “快!我自己憋不住了,这家伙我来灭了!”

    几个少年握紧拳头,手掌下的源力波动郑缓缓的凝聚而起,如果可以,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恨不得立即将苏云给打死。

    靠着苏云最近的一个少年他沉声道:“苏云,这是你,是你自找的死路!”

    “你们的话可真够多的。”苏云微微一笑,下一刻,他身形一动,一道残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一闪而过,一个手掌,一个白嫩的脖颈,苏云悄悄地一用力,如同哭爹喊娘般的声音立马咆哮出来。

    “疼疼疼啊!”那被手掌擒住脖子的少年恐惧的鼻涕直流,不过是一秒的时间,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这么的被苏云给抓了起来。

    在这其中,他甚至是连动作都没有看清。

    他恐惧,可其他几个黑衣少年却是足足的震惊了一回,就刚刚的那个动作,就连他们也都是没有看清,更别说提早做出相应的反应。

    苏云的力量似乎在他们之上,可他们却怎么也不相信。

    宁可相信自己眼花了,也绝对不相信苏云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们所有人。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时候抓住黑子的?”一个少年微微蹙了蹙眉毛。

    苏云微微一笑,有一个家伙在手中,果然要比之前好多了,至少这几个人脸上的震惊,他看的心中却隐隐有一些痛快。

    自己的速度之快,已经令他们有些难以反应过来。

    不过,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要的就是他们难以反应过来的状态。

    “我看看究竟是他的命重要呢?还是你们想要结果我的性命重要?”苏云淡然一笑,手掌悄悄的一用力,一股沉闷却夹杂着杀猪般的叫声惊天而起。

    “苏云!做人不可如此卑鄙!你,你可是苏家之后,你可是九大家族苏家的弟子,难不成大家族的风范,大家族的气质,你不顾吗?”为首的一个少年紧张道。

    苏云微微一笑,“就算是气质,就算是风范,那也只是大家族的,与我有何关系?更何况在这通天秘境中,就算是你们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你!”那少年生气的小脸越发的通红,手指颤抖之下,恨不得一拳打在苏云的脸上,可黑子还在他的手中,若是动了起来,也难保护他的性命。

    在这少年身后的几个人却是急了起来,“大哥,你就别再犹豫了,不过就是一个废物,我黑敏就不相信还教训不了一个废物!”

    “就是,我们大家一起上,苏云肯定是必死无疑!”

    少年深思了一会,终于抬起头,“黑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话音刚落,他转过身,手中的利剑却是凝聚起了雄浑源力,一个个的小手掌分别的拍在了他的后背,在这源源不断的源力提供下,那一把尖锐的利剑更是闪射出惊人的剑气。

    只是这剑气对于苏云而言,似乎连一点作用都没有,要可以,他完全能够凭借单单的源力,将其瞬间击败。

    不过,倒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几个人竟然不管他们同伴的性命,只要是能够击杀他,就算是多少人都可以了,那都值了!

    被苏云掐中脖子的少年面如死灰,当那少年最后一句话说完时,似乎将他体内唯一的血脉给生生的抽离了出来,鲜血涌动之下嘴角处却是微微颤抖的连口水都流了出来。

    “你们,你们难道真的不管我手中的这个人吗,你们就不怕我把他给杀了吗!”苏云厉声道。

    就这么的一句话反而像是把这少年的信念给重新拉了起来,他的双眸泛着光芒凝望着面前的几个人,“救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

    丝毫不理会这少年的求救声,几个黑衣少年嘴角处掀起了一道浅浅的弧度,他们笑了起来,在刚刚的那一息,手中的计较赫然凝聚成型。

    微微抬手时,为首的少年手指轻轻一点,那一把利剑直接划破了空气。

    苏云缓缓的呼出几口气,这一把利剑凝聚了几个少年的二阶修为,已经相当于是一个三阶修者的实力。

    别说是二阶了,就算是三阶,他也依然能够扛下来!

    下一刻,一股鲜血喷涌而出,紧接着,一个身影自空中坠落下来,毫无生气,那一张惨白的面色已经没有了一点血色,刚刚的一把利剑直接穿破了这少年的胸膛,千钧一发时,苏云早已跳到了藤蔓之上。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倒下的竟然会是他!

    “黑,黑子!”几个少年大喊了起来,他们跑到那少年的身旁时,将他给扶了起来,不过,一个少年将手指放在他鼻孔时,竟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为首的少年有些奇怪,道:“你,怎么了!”

    “他,他已经死了!”那少年惊恐道。

    “什么!”为首的少年随即站起身,他看着这少年的胸口已经成了一个血红窟窿时,双眉皱起,他四处寻找着,寻找着视线之中的那一个身影。

    踩在藤蔓上的苏云不禁一笑,他跳了下来,捡起利剑时,轻轻一用力,那锋利的剑身直接成了两半,在众人的视线之中掉落在地。

    “我的剑!我的剑啊!苏云,我要,我要杀了你!”为首的少年咆哮道,他不顾三七二十一,不顾苏云的挑衅,直接冲了上去。

    “黑莜,不要上去,你会死的!”另一个少年慌忙之中跑了上去,他刚想拉住黑莜时,手掌突然滑了一下,撕碎的布条在其手中落了下去,抬起头时,一道鲜血自其眼前飘散。

    一具尸体躺在泥土之上,喉咙处一道细小的伤痕还在不断的冒出鲜血,这具尸体不是黑子,也不是别人,正是那为首的少年—黑莜!

    “听自己人一句劝,总归是最后一个死的。”苏云微微一笑,他扶着树腰朝着那几个还活着的少年走去。

    距离他最近的少年咽了咽口水,此刻,谁还会把眼前的这个人当成是原因苏家的废物,这简直就是一代小魔神的附体。

    见人就杀,速度之快,就连他们也难以反应过来,两次,这黑子和黑莜都是惨死在他的手中,而这些人,却是连一点本能的反应都没有。

    黑莜死了,眼下还活着的三个人当中,也就只有黑明的实力最大,他虽然也是二阶修者,可他能够修炼的时间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早,自然源力也要深厚了许多。

    可是,看着这两个人的死亡,他的内心也是悸动了下。

    “苏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心狠手辣的人,他们就算再怎么样的语言不对,可至少也都没有怎么打过你,你竟然将他们都给杀死了,如果我活着出去,我一定会把你给干掉,让八云市的人都知道,苏家有一个魔鬼!”

    黑明近乎嘶吼道,他的嗓子也是吼道了后面反而越是没有了底气,在他身后的两个少年也被这一声吼叫惊起了胆子,手中的利剑不知何时出现,朝着苏云刺了过去。

    “噗~~噗~~”两道细长的利剑破开了空气,犹如一道道银白色的巨龙一般向着这苏云飞去。

    这是他们全部的源力灌注,也是他们倾注了自己最后希望的一次,谁也不希望,苏云活着,更不希望自己会像是黑子,黑莜两人一样惨死其中。

    眼下,也只有奋力一搏说不定还有生的希望。

    两个剑光,一道强劲的掌心能量,苏云缓缓后退,这三面袭来,速度之快,险些令他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在,树叶空隙间,一道炽热的光芒照射进来,在他的余光下指明了一条细小的根茎。

    身形一动,手中的匕首划开了粗藤,整个身子直接钻入这粗藤之下,在他原来站立之地,一棵巨大的树木被拦腰刺断,一个掌印深深的出现在泥土之中。

    好险,就差那么几秒,他的生命就交代了出去!

    看着自己的剑,自己的掌没有击中苏云,几个人大眼瞪着小眼,奋力一击也不能击杀了他,那这苏云难道说已经突破了三阶修者的阶段吗?

    “苏云,你的实力,你你难道说跟那个苏鹰一样,已经是三阶修者了吗?”黑明有些不明道,语气之中反而越来越颤抖。

    苏云走出粗藤,他摇了摇头,道:“我的实力还没有达到三阶修者的阶段,不过,要想对付你们,还是非常容易的!”

    话音刚落,一道残影在这空气之中急速消逝,没有惨叫声,也没有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的血肉刺穿声,有的只是一具具倒在地上身躯没有生气的尸体。

    有一个人,他睁大着双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在刚刚,苏云不知何时动起,好端端在他身边的人却突然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你”还没说出几句话,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喉边,一丝鲜血正粘稠于五指之上,他有些不相信,另一手擦过脖颈,同样是鲜血粘稠。

    他惊恐了,他害怕了,似乎看到了死神正向他不断的招手。

    “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黑明跌跌晃晃的后退着,身躯靠在一棵大树上时,面对着露水凝结而成的浅小水渍,他低下了头。

    一条印子,从他的脖颈上猛然划过,他的上衣早已被鲜血浸透,只有一股不想死的求生意志力还坚持着,他真的不想死。

    “啊!!”黑明大叫着,转过身,手指挥舞之间,一棵棵的藤蔓在这利剑之下,四处飞散,他的身影也很快的没入草丛。

    只留下一滩小小的血迹还清晰的证明先前发生过的事。

    苏云逐渐恢复平静,他蹲下身,从地上拔起利剑,细细看去,剑身虽呈光滑锋利,可做工以及刀刃的莹白程度却远远没有他怀中的那匕首要来的上承。

    随手一扔,正要离开时,一股强劲的能量忽然定住了他的身躯,惊讶之下,丹田紫府空间处,源源不断的源力绕着周天运营,随着血液以及筋脉的运转滋润着血肉。

    可即便如此,他的身躯依然未动,似被定住了一般。

    “怎么回事?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为什么动不了!”苏云急了,这一刻他才真正的震惊了起来,若是突然的来了几个人,来了几头猛兽,那他不就完了吗!

    就在他强行突破血脉时,在他的左手中指处的神秘戒指,竟放射出奇异的光芒,转瞬之间,那一具具尸体竟全部被吸入其中。

    哪怕是一点鲜血也未曾留下。

    他的身体能动了,他是五指,他的双腿能够动了!

    当他察觉到这一刻时,苏云竟第一次起了鸡皮疙瘩,就算没有猛兽,就算没有人类,就算要化成这大地的肥料也是要经过漫长的岁月,可这戒指竟然把这些尸体,哪怕是一点骨头渣滓都未曾留下,这其中的恐怖,也只有他才能够体会。

    “这戒指这戒指到底是什么!”苏云惊慌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能够感受到这戒指之中正在空气之中缓缓流动的源力波动。

    随着众多尸体被吸入,那源力波动竟然要比之前还要强劲几倍。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右手迅速的将左手中指的戒指给取了下来,凝望着这古朴的戒指,他还是第一次起了这种恐惧之心。

    如果有一天他死了,那他的身体是不是也会跟那些黑家弟子一样,连一点骨头渣滓也不留,全部被吸入其中。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戒指不是个好东西,绝对不是一个好东西。”一边说着,他大步跑了几步,对着那茂密的草丛扔了过去。

    一道优美的弧线下,古朴的戒指很快没入了草丛之中,一片绿色,就算想要找回来,也不是一时半会。

    就在这一刻,苏云突然心生悔意,这可是他亲生父母,他真正的家人留给他的唯一证明,这证明都弄丢了,那他今后还怎么靠着这枚戒指去寻亲!

    “完了,完了!”一头没入草丛之中,双手不断撇开草丛时,苏云仔细的寻找着,可一遍遍下来,就连一点点异样的颜色都未曾有过。

    那戒指似乎在没入草丛时,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完了,完了!早知道我就不扔了,这可怎么办!”苏云焦急的擦着额头。

    “少年,不用找了,我就在你的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其身后响起。

    苏云转过身,在他的视线中,一个身着淡蓝长袍,脸戴面具的老者正负手微微一笑着,半边头发虽黑却有些苍白,另一边发丝却是有些潮红可却有着一点让人神秘的感觉,尤其是那一双如同树枝般干枯的双手更是为其神秘增添了几分。

    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老者他竟然是浮空!脚底距离地面少说也有三尺之高。

    “你,你到底是谁?”出于下意识,苏云疑惑的问道。

    “我?哈哈哈,我来到这个大陆已经几万年了,只是因为一次偶然才屈身于戒指之中,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屈身竟然一睡过了万年,自己的源力也不到原来的百分之一,是你唤醒了我,就叫我界使吧。”老者微笑道。

    “界使?那是什么?”苏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从来都没有听过过在中州国还有被称为界使的人。

    界使微微一愣,短暂的迟疑他也明白了什么,随即叹了一口气,道:“你也不用猜想我是从哪里来了?那个地方,不是现在的你就能够触及一二的。”

    这一下,苏云更是摸不着头脑,可即便自己不知道,但他的心中也非常的清楚,这一个怪异的老头,实力却是非常的强大,至少刚刚,他出现在自己身后时,一点反应都没有。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会再多问什么,我想知道,刚刚那些被我击杀的人,他们的尸体都是被你吸进了戒指内炼化的吗?”苏云微微的皱了皱眉道。

    老者先是一愣,而后略加赞扬道:“真没有想到,在这个位面之中,竟然还有这样天赋的人在,真不知道,你遇到我,是缘分所致吗?”

    “回答我的问题。”苏云面色平静。

    界使含笑一声,“你也不用着急,我自然知道你想要问的问题,没有错,这些尸体都是被我吸入了戒指炼化,说到这个,我还得感谢你才是。”

    “感谢我?”

本文网址:http://www.cshg3.com/xs/8/8309/63445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shg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狂战星辰相关推荐: ,武动乾坤 ,重生之最强女兵王 ,斗破苍穹 ,大主宰 ,小军妻当自强 ,穿梭时空的侠客 ,经营一个宇宙 ,十方乾坤 ,魔门败类 ,报告首长,我重生啦! ,元尊 ,难道我是神 ,剑来 ,妖孽仙皇在都市 ,盛世大明 ,绝望黎明 ,星河屠圣 ,机智笨探 ,金牌县令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