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 > 军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六八六章 同行

第六八六章 同行

大苹果推荐阅读:网游之无商不尖全职大反派雪地杀机毕业前杀人游戏一桶江糊番外侦探俱乐部惊魂之旅迷影喧嚣番外(下)一切从相遇开始Ⅲ都市祭灵师番外(下)

    “……林郎,你骂我吧,我实在太蠢了。之前你信中说了,不能坐视黑风寨坐大,要联合其他山寨进行对抗。我没有听从你的建议,我以为只要保住落雁谷大寨,保住大寨军民的性命才是我的责任。我太怕失去他们了,我怕他们死在我面前。所以我选择了妥协,我以为秦东河不敢对我们动手,但是我错了。我是个不称职的大寨主,此刻山寨军民正在浴血,落雁军兄弟们正在死战,我却不知道如何才能扭转局面。此时此刻,只有林郎能救我们了。林郎,倘你有暇,可否前来助我一臂之力,我实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是高慕青信最后的一段话,自责和无助交织其中。林觉似乎看见高慕青哀求焦急的面孔,看到山野之中落雁军兵马喋血的场面。林觉岂能不焦虑?

    历史正在重演,一年前入秋之时,高慕青带着龟山岛众人进入伏牛山中,遭遇的覆灭危机犹在眼前。此刻,这一切似乎正在重演。这一次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虽然落雁军已有根基,兵马人数也不少,但此次进攻的是伏牛山全寨之兵力,凶险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觉很恼火高慕青没有按照之前自己写信去时告诉她的方略行事,以至于没能在秦东河坐大之前加以阻止,导致火越烧越大,终于烧到了自己头上。伏牛山中的局面,林觉早就说过,倘无实力一统伏牛山众寨,便必须要分化牵制,相互制衡,这才是最好的策略。当有人试图打破这种平衡时,必须不惜代价的遏制住,否则便会后患无穷。然而高慕青显然并没有这么做。

    之前的一次来信中,高慕青甚至没有在信中告诉林觉伏牛山中的局面变化。或许她是不想让自知知道这些事情,或许当时她认为她的想法是对的。终于导致了现在的局面,她不得不告诉自己实情了。

    虽然很生气,但林觉也能理解高慕青的作法。高慕青其实并不是当大寨主的最佳人选,她本就是被迫为之。山寨没了她却也缺少了凝聚力,因为以龟山岛众人为骨干的落雁军是有着效忠高老寨主的情节的。所以高慕青只能当这个大寨主,才能保证山寨的稳定团结。但高慕青的内心里其实是个寻常的渴望平静生活的女子,她跟林觉说过,她宁愿跟着林觉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只是造化弄人,她无法如愿。

    正因如此,她有着较大的局限性,对局面看不清楚,容易感情用事。以此事而言,绝非高慕青软弱,对黑风寨软弱。而是她不想让落雁军的兄弟们再搅入厮杀之中,再丢了性命。她太珍惜目前落雁谷大寨的安稳局面了,所以她做出了不加干涉的决定。她也误判了秦东河的野心,她没想到秦东河会不顾一切的进攻落雁谷,而落雁谷的防御也并非如想象的那般坚固。一旦遭遇了失利,她首先便慌了。她倒不是自己怕死,她是怕整个山寨毁在自己手里。越是患得患失,便越是压力大,越是慌了手脚。从这封信里的言辞可以看出,她是真的慌了。

    傻妞洗了澡,换了衣服之后在绿舞的陪同下来到书房。绿舞和傻妞也是认识的,当初在山上的时候绿舞和女卫们都很熟悉。傻妞当初因为被林觉选中,在练兵场上用三三之阵力克对手而名声大躁。这之后,傻妞对绿舞照顾有加,两人便也成了好朋友。

    林觉让傻妞坐下,详细的询问了山中的战况。毕竟高慕青的信中无法了解到战况的具体情形。傻妞的话让林觉更加认识到了战况的激烈和凶险。

    “他们每天都进攻好几次,黑压压的漫山遍野的往上爬。大寨主和二寨主叫我们省着些弓箭礌石。于是我们便等他们爬近了才放箭。总是有人冲过工事,大寨主和二寨主便带着一队兄弟拿着刀跟他们肉搏。二寨主身上好多伤口,但二寨主说,为了省下弓箭礌石也值了。倘若弓箭礌石用尽了,他们便一下子可以冲上山了。只能省着点用,漏网之鱼便用肉搏的办法。”

    “黑风寨的人真不是人,他们派人在山下放火。东峰的一大片松树林都被烧了。火烧的像是点着了天上的云。幸好军师当初要我们在大寨周边清理了防火带。不然大寨都要被烧光了。现在东边山坡光秃秃一片全是枯死的树,难看死了。这帮人太可恶了。”

    “山谷里几个村寨的乡亲们都吓的要命。李老爹为了给咱们落雁军的兄弟送水喝,从山崖上滚下去摔死了。大伙儿都哭了,我也哭了,大寨主也哭了。大寨主要乡亲们都到山寨中住着,很多人不肯走,说要到耕种时节了,田地还没翻耕,草还没拔掉,田垄还要修整。大寨主劝他们,可他们舍不得啊。大寨主说倘若山谷南边的工事被突破,那便几座寨子里的乡亲们全都跑不了,都要被杀了。哎!”

    听着傻妞絮絮叨叨的话语,林觉的心一阵阵的紧缩,他愈发意识到情势之紧迫了。这种时候,自己必须要去一趟了。落雁谷大寨不仅是高慕青的心血,也是自己的心血。本来林觉想着放手不管,让高慕青他们自己去管理,因为自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但现在看来,自己想当然了。

    “所有人都在打仗,本来二寨主要来的,可是他实在走不开。大寨主便要我来。二寨主跟我说了地方,画了军师家的地址,但是我弄丢了。只有一点点的印象,记得在什么大相国寺左近,所以便摸到这里了。还好碰到了军师,不然真坏了大事了。”

    傻妞这几句话看似闲话,林觉却从中听出了战事之险恶。倘若不是情形吃紧,派人来京城的事情怎么会让傻妞前来?必然是所有人都已经脱不开身,熟门熟路的梁七更是成了中流砥柱一般,不得已之下,才让傻妞携带求救信前来。

    “傻妞,去吃点东西,晚上好好的睡一觉去,明天咱们再说话。”林觉轻声道。

    傻妞忙道:“军师,我明日便得回山了。大寨主说了,不管有没有见到军师,七天内必须要回山寨禀报。我来时都用了四天了,不能耽搁了。”

    林觉点头道:“我知道,明日我们一起走。”

    傻妞喜道:“军师要去山上?那可太好了。军师去了,咱们便再也不怕了。”

    林觉微笑道:“那你便好好的睡一觉,养足气力。你会骑马么?明日我们要骑马走。”

    傻妞点头道:“会的,太好了太好了,大寨主见到军师还不知道多高兴呢。那我去睡了。军师再见。”

    林觉微笑着送了傻妞出门,叫了一名丫鬟带着傻妞回后宅安顿休息。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绿舞终于轻声开口道:“公子,你要去落雁谷么?”

    林觉转过身来,看着站在灯下满脸忧色的绿舞,笑道:“你都听到了,慕青让傻妞来向我求救的,山寨正在被攻击,情形极为紧迫,我得赶去助一臂之力。”

    绿舞沉默半晌,轻声道:“我给公子收拾新装去,明日几时走?我也好做好准备。”

    林觉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只感觉到绿舞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他知道,绿舞听到了傻妞的话,心中必是对此行极为担忧。只是她从来不多嘴,也不多说话,有话也憋在心里罢了。

    “绿舞,这一次我不能带你去,你留在京城照顾家里。”

    “公子……”绿舞叫道。

    “听着,山上局势险恶,你跟着去我未必能照顾好你,反而……不太便利。你乖乖听话,留在家里等我。我知道你担心,但你不必担心,最不济我也能和慕青逃出来的。”林觉轻声道。

    绿舞低头轻轻的缀泣起来。林觉揽住她抱在怀里,轻声道:“绿舞,不要怕,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家里就靠你了。我以查案的名义离开,所以不能大张旗鼓。你在家里也不能表现异常,否则岂非是要被人看出来了。听话。”

    绿舞一把搂住林觉,伏在他怀中哭泣着点头道:“绿舞知道,公子放心便是。但是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无事,否则,否则……”

    “知道啦,知道啦,我可不会让我的宝贝绿舞守寡的。你还没给我生个一男半女呢,我怎么能死了?”林觉笑道。

    绿舞一把捂住林觉的嘴,嗔道:“不准说那个字,总之你平安回来,我相信公子吉人自有天相。”

    林觉搂紧她小小的身子,在她湿润的唇上印上深深一吻。

    ……

    后园新月之下,白冰正在朦胧的月色之中徘徊苦思。近来她潜心于林觉提出的想法,要以诗词音律创制武功套路,非常的投入。每天晚上,她都花大量的时间在后园思索演练,甚是着迷。

    林觉缓缓走到凉亭之下的空地上的时候,白冰正口中轻吟着,手中青笛划出一道寒光的残影,身形跃起在空中,身姿如神女当空一般的美妙。

    “好招式!”林觉抚掌轻笑着现身出来。

    白冰落于地面新草之上,转头看是林觉,娇声嗔道:“我当是谁?吓死我了。”

    林觉走近,脸上带着笑意道:“我来猜猜这一招是什么?莫非是‘起舞弄清影’么?”

    白冰点头笑道:“正是,你真聪明。”

    林觉叹道:“厉害啊,冰儿还真是武学奇才,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你居然还真的依着诗词音律创出了招数来。适才这一招姿势美妙之极,让人叹为观止。适才一瞬间,我还以为是广寒仙子下凡尘了呢。”

    白冰娇嗔道:“你尽管哄我开心,殊不知我烦恼的很呢。这招式一点威力也没有,光是姿势好看有什么用?我都急死了。脑子都想破了也不得要领。”

    林觉愣道:“怎么会?按理说应该有些威力才是,那天你在大剧院门前教训左氏兄弟的时候,用的不也是以诗律创制的武功么?”

    “是啊,我也纳闷的很。正因为觉得道理可通,你说的话才触动了我,我才潜心想创制武技套路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是不成。”白冰懊悔的道。

    林觉想了想道:“会不会是词音律的问题?你用《水调歌头》此词来创制,此词节奏舒缓,会不会是因为节奏太慢之故?”

    白冰皱眉道:“不知道呢,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林觉道:“武技招式讲究节奏韵律,诗词也讲究这些。其实都是有想通之理的。倘若太慢的节奏,创制的招式也必是舒缓的。除非有高深的内力修为,否则恐怕慢招难有威力。我建议你放弃《水调歌头》这一首,换一首节奏快的词,或许会有用。不过也说不定,我对武技可没研究,倘若害得你误入歧途走过入魔,你可不要骂我。”

    白冰笑道:“哪里有那么严重?也许你是对的,我换一首节奏快的词再试试。换那一首呢?我读的可不多。郎君知道的多,给我指点一首。”

    林觉微笑点头,拉着白冰绵软的手掌走了几步,站定道:“就用这一首吧,名为《破阵子》。你听好了。”

    白冰凝神静听,林觉慷慨吟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林觉吟罢,白冰低声轻呼道:“好一首慷慨激昂之词,好有胆魄气势。‘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白冰低低的吟诵了两句,忽然挣脱林觉的手掌,跃入月光之下,手中青笛洒出一片月光残影,凌厉高亢的笛音响起,白冰的身子倾斜欲倒,忽然间腾挪纵跃,灵动飞转,长裙猎猎之中,手中长笛指东打西,在左忽右。招式忽而繁复变化,让人眼花缭乱,忽而大开大合气势磅礴。随着她的舞动,脚下草地上的草屑和身边绿柳枝条似乎被无形的气流所扰,飞腾旋转,像是起了一个小型的龙卷风。

    但见白冰手中青笛发出一声响亮的颤音之后,周遭气流消失,草叶飘落,柳枝微微摇弋。白冰身子凝立不动,白衣飘飘,身子绰约的立于月光之下,眼望林觉,满目喜色。

    林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心中之惊愕无法形容。他万没料到,就这短短一瞬间,白冰竟然便从此词音律之中领悟招式,且看上去颇有威势。

    “成……成了?”林觉惊愕道。

    白冰飞奔而来,一把搂住林觉的脖子,娇声笑道:“谢谢你,谢谢你,这一套武技舞的真是痛快啊。你知道那种感觉么?我这么多天都被卡在水调歌头那首词中,那招式总是让我有一种隔靴搔痒不吐不快之感。总是感觉缺了些什么。但这首破阵子让我酣畅淋漓,畅心适意。好舒服好痛快啊,就像是……就像是……”

    林觉轻笑在她耳边道:“就像是我们欢好时最后那一刻,极乐美妙,无可形容是么?”

    白冰羞红了脸,却不得不承认郎君这个比喻很是形象。适才那种毫无滞碍的畅快感,确实有些像和林觉欢好时的极乐之时,心神俱醉,无与伦比。

    “说什么呢,我说的是招式。”白冰嗔道。

    林觉揽着她的腰身笑道:“我只是打个比方。”

    “林郎,看来这种创制套路的想法是可行的,而且绝对跟词的格律有关。节奏快的更易于成功,慢词未必可行。”白冰道。

    林觉想了想道:“那也未必,也许是修为未到,没有窥见门径。据我所知,武功招式未必便都是以快为好。我见识过一种慢吞吞的功夫,却威力巨大。那是一种以柔克刚,以慢打快的功夫,借力使力,四两拨千斤的功夫。”

    白冰惊讶的看着林觉,林觉的话似乎在她的眼前打开了一扇窗户,让她窥见了一个她未曾见识的世界。以慢打快,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那是……怎样的一种功夫。”白冰呆呆道。

    林觉咂咂嘴,有些后悔自己多嘴。大周确实没听到过有太极拳之名,但林觉对此也一窍不通。适才不过随口一言,并没有多想。倘若要林觉详细解释,他可是解释不出来的。

    “冰儿,这些以后再说,既然证明了创制武技是可行的,我今后倒是可以写几首格律快捷的词作给你琢磨。但今晚我来找你是有别的事情的。”

    “哦?什么事,你但说便是。”

    林觉拉着白冰坐在一块青石上,轻声道:“我明日起要离开京城一段时间。”

    白冰愣了愣,旋即点头道:“我知道,你要去杭州接你的郡主夫人回来是么?你去便是了。不过不是说了月半再去么?怎地提前了?”

    林觉道:“是要去杭州,不过去杭州之前,我还要去一个地方。唔……你有没有什么话或者是信件托我带给你师傅的?我可以代劳。”

    白冰瞪大眼睛道:“你是说,你是要去那个……那个伏牛山落雁谷大寨?”

    林觉微笑点头道:“是,我要去落雁谷去办些事情,你师傅在那里,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话要我带给你师傅。”

    白冰道:“你要去落雁谷么?那么……带我一起去吧。我也有些想念师傅她老人家,不知她在山中是否习惯,身子如何了。”

    林觉忙摆手道:“怕是不成,你要带什么话,捎什么物事,我替你带去便成。”

    白冰皱眉道:“为什么?我又不跟你去杭州,你家夫人也不会因此责怪你。我去见师傅盘恒几日便回来,路上也好照应照应你。你不是说伏牛山周围官兵封锁的很紧,很危险么?倘若遇到麻烦,我可以帮你打发。”

    林觉想了想,还是坚决的摇头道:“不必了,你好好呆在京城便是。我无需你跟随保护。你在这里跟绿舞守着家里,如果有什么事发生,你可以替我照顾绿舞。”

    白冰道:“能有什么事发生?”

    林觉笑道:“我只是这么一说罢了,总之,你留在京城便是。”

    白冰想了想,站起身来道:“不对,你今天说话有些奇怪。今日前边听说抓了一个在宅子旁鬼祟窥伺的人,绿舞适才领着个姑娘在后宅说话。见了我鬼鬼祟祟的,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林觉呵呵一笑,伸手拉她入怀,低声道:“傻话,能有什么瞒着你?你真是多心。”

    白冰挣脱道:“你不说,我问绿舞去,她一撒谎我就能看出来。”

    白冰作势要走,林觉无奈叫住她道:“罢了,罢了,告诉你便是。真是拿你没法子。”

    白冰娇嗔着重新坐下,林觉只得将伏牛山中的危机之事简要的叙述一遍。白冰惊愕不已,久久说不出话来。

    “此去有很大的风险,很可能会面临性命之忧,所以我不许你跟我一起去。我可不希望你跟我去山上冒险受罪,你可明白了?”林觉最后道。

    白冰看着林觉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必须跟你一起去。莫非你以为我能安心的留在京城么?我岂能看着你去涉险而不顾?”

    林觉忙道:“冰儿,你要理解我的心情,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人跟我去涉险。山上的情形现在很危急,我不知道能不能挽救回来。倘若陷入困境,岂非多一个人去送死?”

    白冰娇嗔道:“你若有不测,我还能活么?到现在你还把我当外人么?我有武技,总是能帮上你的忙的,倘若当真要死,便死在一起便是。而且我师傅也在山上,你是让我做那不孝不义之人么?你根本不懂我的心。”

    林觉皱眉叹息,他理解白冰的心情,但此行自己确实没有太大把握。山上的局面险恶,此刻更不知已经是什么情形,林觉自己无法回避,但他不想多一个冒险。实际上,成千上万人的作战,白冰虽有武功,其实也并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作战的结果不会因为本方多一个白冰便会改变的,更多的还是其他的因素所决定。所以林觉才决定不带白冰去。可白冰这态度,似乎自己劝解不了。

    “早知如此,我便不告诉你了。你听话,不要倔强好么?”林觉皱眉道。

    白冰哼了一声道:“好,我不去了。”

    林觉喜道:“这才对嘛,我就说,冰儿是世上最通情达理之人,不会……”

    林觉的话没说完,便被白冰打断:“我不跟你去了,我自己去。等你走了,我自己去伏牛山。我有手有脚,谁能拦着我不成?”

    “……”林觉呆若木鸡,苦笑无语。

    “林郎,求求你答应我,带我去吧。倘真有危险,我们一起面对便是,总好过我在这里煎熬。有我在,就算真有危险,也能助你脱身的。答应我,好不好?”白冰蹲在林觉膝前娇声恳求道。

    林觉无可奈何,只的长叹一声道:“罢了,倘若不答应你,你自己要跑去反而更危险,你或连伏牛山都进不去,反而更危险。你随我去便是,但你必须都听我的,不许自作主张,否则我真的会生气的。”

    “好呀好呀,我听你的便是,冰儿什么时候没听你的话?嘻嘻,早答应我,不是省的绕半天弯子么?”白冰喜不自禁,笑颜如花。

    林觉暗叹一声,心道:“你是不知山中战事惨烈,你虽武艺高强,但见了成堆的死人,见了凶残的搏杀,恐怕也要崩溃。让你见识见识也好,否则你怕是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很多人为了生存在过何等艰险的日子。”

    一秒记住【藏书阁 www.cshg3.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cshg3.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本文网址:http://www.cshg3.com/xs/0/400/3127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shg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周王侯相关推荐: ,武动乾坤 ,重生之最强女兵王 ,斗破苍穹 ,大主宰 ,小军妻当自强 ,穿梭时空的侠客 ,经营一个宇宙 ,十方乾坤 ,魔门败类 ,报告首长,我重生啦! ,元尊 ,难道我是神 ,剑来 ,妖孽仙皇在都市 ,盛世大明 ,绝望黎明 ,星河屠圣 ,机智笨探 ,金牌县令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